青海分社正文
中國新聞網-青海新聞
搜 索
5544444
新聞熱線:0971-6263111 投稿信箱:cns0971@163.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中新記者在青海

通訊:追憶青海尖扎大山里的“糖丸天使”

2021年06月25日 08:55
來源: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青海尖扎6月24日電 題:追憶青海尖扎大山里的“糖丸”天使

  中新網記者 張添福

  “在尖扎縣消滅脊髓灰質炎,他真正下了功夫”

  “只要在山溝里看見一戶人家,不去,他就不行”

  “沒有一個人,做得像他這樣子”

  ……

  在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尖扎縣,老同事和家人們追憶施仁豐,是無盡的哀思與不舍。2020年底,在當地疾病預防控制一線奉獻了三十多年、曾獲“黃南州最美醫生”稱號的施仁豐,倒在了工作崗位。

圖為施仁豐生前(右)工作場景。尖扎縣委宣傳部 供圖
圖為施仁豐生前(右)工作場景。尖扎縣委宣傳部 供圖

  大山里的“糖丸天使”

  施仁豐1966年6月出生在青海省黃南州尖扎縣馬克唐鎮,1986年7月在黃南州衛校醫士四班畢業后,便與一顆“糖丸”結下不解之緣。

  尖扎縣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桑杰當周回憶說,20世紀末,正當開展麻疹、脊髓灰質炎、腮腺炎、肺結核的計劃免疫時,“很多人不接種,因為大家不知道疫苗的好處。施仁豐正好負責這份工作,每次,我們和他下鄉,一家一戶,他講得都特別清楚!

  桑杰當周說,在尖扎縣消滅脊髓灰質炎,當時是頭等大事,施仁豐真正下了功夫,“看見小孩子服了脊髓灰質炎的糖丸,我們才走。不然等我們走了,小孩就拿著糖丸玩!

  尖扎縣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冶海成說,施仁豐一直是單位的主心骨。

  “1999年,我和施仁豐下鄉時,花了三個小時走上山。但山很陡,下山時一口氣就跑了下來!币焙3烧f,途中,施仁豐膝蓋受傷,第二天再往縣城方向走,花了五個小時,“坐一會,走一會。這種痛,一般人克服不了,忍受不了!

  尖扎縣衛生健康局辦公室主任加羊三周曾在基層工作多年。他仍然清晰記得自己在尖扎縣當順鄉衛生院工作時,施仁豐來送疫苗的情景。

  “他從縣城送疫苗到當順鄉,我們幾天時間就一起吃、一起住,”加羊三周建議施仁豐,“雖然沒有汽車,但條件好點的農牧民家里有摩托車……可以租輛摩托車!

  但被施仁豐拒絕了。

  “因為有些山頭的農牧民家里,不通路,只能背著冷藏包走著去!奔友蛉苷f,“只要遠遠在山溝里看見一戶人家,不管這個家里有沒有小孩,不去,他就不行!

  “他不只給小孩提供脊髓灰質炎的糖丸,還要親眼看著小孩子吃下糖丸!奔友蛉苷f,此外,施仁豐還要記錄家庭其他成員的疾病狀況。

  加羊三周聽其他同事們說,一次在尖扎縣尖扎灘鄉下鄉時,施仁豐和同事們深夜借宿在牧民家里,“大家伙本來想弄點吃的,但施仁豐怕影響戶主,建議不吃飯,就這樣睡!”

  后來,每每想起這件事,大家伙經!柏焸洹笔┤守S,“那天晚上吃不上飯,就賴你!

  “他是基層跑得最多的老同志,也是縣里專業最棒的預防接種專家!奔友蛉艿难赞o,是不盡的惋惜和悲痛。

  在大家伙心里,施仁豐就像尖扎連綿大山里的“糖丸天使”,大家仍然記得“糖丸”的甜味,而最終告別令人恐怖的小兒麻痹癥。

圖為施仁豐生前照片。尖扎縣委宣傳部 供圖
圖為施仁豐生前照片。尖扎縣委宣傳部 供圖

  “沒有一個人,做得像他這樣子”

  在家人眼中,施仁豐是“下鄉專業戶”,對其難免有所責備;但對于家人的愛,妻子不禁感慨,“沒有一個人,做得像他這樣子!

  施仁豐的妻子祁蓮英說,家庭節日聚會,常缺席的施仁豐被賜名號“下鄉專業戶”。妻子往往有點抱怨,甚至建議施仁豐能不能請個假,或找人頂班,但都以“工作忙”為借口。

  妻子祁蓮英建議,施仁豐的老父親已是八旬高齡,應該去陪伴十天半個月!暗任彝诵菀院笤偃フ疹櫵,現在忙得走不開!笔┤守S稍顯“絕情”。

  可家人都知道,施仁豐孝順,每星期都要打電話問候老父親,每年還要郵寄青海牛肉。而千里之外的老父親,還曾在醫院向病友夸贊施仁豐,“你們就沒見過我的那個兒子,有多孝順……他最好了,每次來都要給我洗腳,啥都弄得好好的!

  對岳父的愛,施仁豐也不打“折扣”。

  岳父摔跤骨折,躺在床上動彈不了,大小便也無法自理。妻子祁蓮英感慨,“施仁豐也不嫌臟,擦洗得干干凈凈。沒有一個人,做得像他這樣子!

  妻子祁蓮英說,工作的事情,施仁豐一般很少給家里說,但總是工作、生活分不開,“周末我們返回縣上,他都要先到單位疫苗冷鏈室,檢查一下各項記錄,而不管當天是不是他值班!

  “只要施科長在縣上,他說有自己在,不用其他人再操心!蓖峦跸颊f,當地發生水痘或麻疹,施仁豐不同意讓自己參與流調,“因為我的小孩還小,他怕傳染給我的小孩!

  陜真磊四年前剛考入尖扎縣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他真真切切感受到了這位領導、長輩的愛。

  “我們下鄉開展鼠疫防控時,我是晚輩,還是下屬,自己應該多動手做飯,”可讓陜真磊意外的是,“每天我早上睡醒,他已經打好了水,做的家常菜也讓我垂涎欲滴!

  陜真磊年紀不小,施仁豐還曾忙著給這個晚輩介紹對象。

  十一年前,青海玉樹大地震,施仁豐參與流調。妻子得知他每天都流鼻血,心疼勸他別再去。而施仁豐的回答很樸素,“那不成,還是要去!

  施仁豐身體不舒服,妻子建議去西寧看看病,但總是被一句話給頂回來,“我的工作那么忙,哪有時間去看!沒事,沒事……”直至突發疾病,天人永隔。

  妻子祁蓮英骨質增生,施仁豐四處打聽到一個偏方;兒子身材偏胖,施仁豐跟兒子一同晨練。

  施仁豐的兒子已經走上工作崗位。母親祁蓮英說,“兒子工作也很踏實,跟他父親很像!(完)

編輯:甘曉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