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分社正文
中國新聞網-青海新聞
搜 索
5544444
新聞熱線:0971-6263111 投稿信箱:cns0971@163.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祁連山的饋贈

2021年03月19日 10:00
來源:西海都市報

  1

  前往祁連山腳下的互助北山林場浪士當溝,一串串通往山頂的腳印格外引人注目。忽而筆直忽而彎曲的腳印,從山谷通向山巔的哈豆貢瑪。它們有的是村民家的牛羊留下的,有的是山里的野兔、野雞留下的,還有一些是平日里不多見的野生動物留下的。

雪豹;ブ鄙搅謭龉﹫D。
雪豹;ブ鄙搅謭龉﹫D。

  王玉得是互助土族自治縣浪士當村的村民,他對這里的情況非常熟悉。王玉得說,從浪士當村的地形來說,哈豆貢瑪是全村的最高處,這里沒有公路、沒有樹林、沒有吸引人的風景。

  王玉得家里有30多頭牛、100多只羊。雪豹出現的區域,是他和村民經常放牧的地方。這里也是野生動物經常出沒的地方。

  互助北山林場副場長周占邦說,有一個超過300只巖羊的巖羊群經,F身高海拔的松樹林和山間巖石地帶,這里也能看到熊、狼、狐貍等野生動物的身影。

  除此之外,這里只有成片的石崖和流石灘,人跡罕至。就是在這處海拔2900多米的山崖下,科研人員發現了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雪豹。

  2

  傍晚時分,一只雪豹幼崽伸展四肢,懶洋洋地躺在草地上。不多時,它翻過身,伸出右前爪給趴在身邊的雪豹媽媽撓癢癢。

  雪豹媽媽似乎剛剛睡醒,它張大嘴巴,左右活動了一下脖子和頭,回頭看了幾秒正在掰腳趾玩耍的幼崽后,快速起身撲到了幼崽身邊。隨即,雪豹母子扭在一起撒歡。

  這是2019年9月4日19時40分許,紅外相機拍攝到的雪豹一家的活動影像。

  中科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的專家,仔細辨別紅外相機拍攝的視頻發現,哈豆貢瑪一帶還發現了斑尾榛雞、藍馬雞等珍稀鳥類,以及梅花鹿、白唇鹿等野生動物。

  紅外相機架設的位置是一個類似于“U”形的山巔的山谷。谷地是一片綠色的草灘,邊上則是花崗巖等巖石經過風吹日曬風化而成的流石灘!癠”形谷更是一個大通道,從這里起步,可以從山谷走到山的兩側,爬上流石灘,也能到山的另一邊。

  雪豹就是在這里現身的。當天下午,雪豹母子出現在這里。起初,雪豹媽媽走在前面,試圖爬上流石灘,爬到山的那一邊?墒,幼崽偏偏好奇地停留在了紅外相機附近,雪豹媽媽只好返回幼崽身邊。母子間親密嬉鬧的瞬間,就被紅外相機捕捉到了。

  3

  王玉得今年56歲,這是他第一次看見雪豹。

  “就像兩只大貓,悄悄從我們身邊走過,而我們從來沒見過它!钡谝淮慰匆娺@樣的兩只動物,王玉得顯得既高興又擔心。

  高興是因為,他早就從北山林場、中科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的工作人員口中聽說,當地存在一種體形比貓大的動物,但從來沒人見過,更沒有人拍到過,而他居然是村里第一個見到雪豹的人;擔心是因為他是當地村民,家里有牛也有羊,家里的牛羊哪一天若遇到雪豹,或他在放牧途中遇到雪豹該怎么辦?

  2019年10月1日,見到雪豹后不久,他把消息告訴了鄰居。這一消息,瞬間在村里引起熱議,有人說之前見過雪豹;有人說,這可能是一種新近出現在當地的大型食肉貓科動物。

  即便是這樣,村民們也沒有特別緊張。有村民告訴王玉得,雪豹和其他動物一樣,世世代代生活在北山林場的高山一帶,它們喜歡生活在高山之巔。

  4

  連新明是青藏高原雪豹研究專家,也是祁連山區域多個雪豹監測項目的負責人。2020年7月,經過多方走訪后,連新明決定在門源與互助交界處的山區以及互助北山林場架設紅外相機,嘗試收集祁連山東段的雪豹研究資料。

  據《互助縣北山林場場志》記載,1965年冬,有人在互助縣城收購了一張雄性雪豹皮。由此,專家推斷,祁連山東段的互助北山林場應該也有雪豹種群的存在,只是沒有被證實。

  連新明介紹,科研人員在祁連山區域的德令哈市、天峻縣,以及祁連縣青羊溝、黃藏寺、大拉洞、油葫蘆等地先后多次監測到了雪豹蹤跡。而祁連縣科研人員連續3年監測到當地有30多只雪豹存在,這一數據改變了人們對祁連山野生動物多樣性分布的認識。

  連新明說,現有的科研成果表明,祁連山南麓西段至中段都發現了雪豹的棲息地,因此,位于祁連山南麓東段的互助北山林場內獲得雪豹監測數據尤為重要。

  連新明說,互助北山林場獲得的雪豹母子嬉戲玩耍的視頻更讓科研人員相信,互助北山林場及其周邊區域是一個雪豹家庭的棲息地,這里還有雄性雪豹或者其他雪豹種群的存在。

  王玉得仔細觀察。

  5

  在最近幾年的雪豹研究中,科研人員已開始關注雪豹種群的活動范圍以及不同地域間雪豹基因交流的情況。連新明說,相關研究顯示,在我省三江源地區,雪豹能在海拔5600多米的高山地帶生存。

  “2900米!”這是祁連山南麓東段的北山林場的雪豹研究給出的新答案。連新明認為,這一數據在整個祁連山或者青海來說,都是雪豹現身地極低的海拔記錄。不過,這一數據同樣讓連新明疑惑:長年生活在雪線附近的雪豹,緣何在農牧民聚集區、低海拔區域現身?

  互助北山林場場長趙昌宏說,高原旗艦物種雪豹刷新了這一物種在我省最低海拔的生活紀錄。另外,巖羊、白唇鹿等生活在海拔4000多米高山地帶的野生動物,在海拔2000多米的互助北山林場現身,同樣刷新了紀錄。

  大自然是如何靠自己的力量,在互助北山林場塑造生物鏈的?雪豹及其他野生物種如何在高山林立、河網密布、人口及村莊眾多的互助北山林場生存?在如此狹小的區域內,雪豹是否與祁連山東西段的同類有基因交流?如何做才能最大程度保護雪豹?

  趙昌宏說,祁連山東段的北山林場發現的雪豹,是祁連山送給當地的珍貴禮物。想要了解這個秘密,還有待進一步挖掘。(作者:祁宗珠)

編輯:張海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