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分社正文
中國新聞網-青海新聞
搜 索
5544444
新聞熱線:0971-6263111 投稿信箱:cns0971@163.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科教

晚清重修圓明園之爭

2020年12月10日 11:09
來源:北京日報

  晚清重修圓明園之爭

  劉永加

  近日,國家文物局回復全國人大代表關于“重建圓明園,加強國家愛國主義文化建設的建議”,提出圓明園遺址是近代中國被侵略、被殖民的歷史見證,遺址以斷壁殘垣告誡后人勿忘國恥、警鐘長鳴。重建圓明園缺乏必要的考古及歷史文獻依據,且將改變圓明園遺址被列強破壞的歷史現狀,應慎重論證其必要性和可行性。至此,多年來引發人們討論的“重建圓明園”話題,算是畫上了一個句號。

  其實,在清同治年間也有一次因為重修圓明園而引發的爭議,已經啟動的重修計劃最終擱淺。

  同治皇帝開啟重修計劃

  圓明園始建于清康熙末年,雍正年間正式建成,乾隆年間又進一步修建,達到鼎盛。圓明園氣勢恢宏、風光旖旎,被稱為“萬園之園”,然而,在第二次鴉片戰爭中被侵略者洗劫一空、焚之一炬。

  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正月十九日,出于各方面的考慮,由同治皇帝親自開啟的圓明園重修工程正式動工,計劃重修二十多處共三千多間屋宇殿閣。當年二月,總管內務府奏準行文兩湖兩廣四川等省,各采辦大件楠、柏、黃松等木料各三千件,限期報送北京。

  此前的同治七年(1868年)七月,御史德泰認為當時國家比較太平,曾奏請重修圓明園“以復舊制”,并代遞內務府庫守貴祥所擬京外各地按畝按戶按村鱗次收捐的籌款章程五條,認為這樣“既不動用庫款,又可代濟民生,條理得宜,安置有法”。當時立即遭到恭親王奕訢等人的極力反對,并請旨嚴責,同治帝當時也支持奕訢的意見。但是,后來同治帝還是開啟了這一浩大工程,并發布“擇要重修”的上諭,強調是為了“上娛兩宮皇太后之圣心,下盡朕之微孝薄忱”。

  啟動這項計劃,同治帝是有所考慮的:一方面他剛剛親政,重修好了也是他政績的體現;二是為了讓兩宮太后有個游樂養老的地方,避免再干預政治;三是更有內務府的上下人等給他描繪圓明園的恢宏與瑰麗,使他終于動心重修圓明園。實際上,有了浩大的工程,內務府的人們才有油水可撈。再就是,圓明園被焚燒后,還保留了一部分完好建筑,像雙鶴齋、課農軒、耕耘堂、蓬萊瑤臺,萬春園的大宮門、正覺寺等十余處,基礎還比較好。就這樣,同治帝親政伊始,就決策了這個大工程。

  可是事與愿違,當時的大清固然平靜了幾天,但仍然危機四伏,財力更是入不敷出。雖然大清財政拿出了兩萬兩白銀作為啟動資金,也是杯水車薪。19歲的同治帝決定向大臣們募捐,大講重修圓明園的意義,提出“王公以下京外大小官員量力報效捐修”。

  這件事從湖北漢陽知縣陳豪揣摩上意的奏折中可以看出:“圓明園經列圣積累,始告美備,近雖節減至千萬之數,已僅茍完茍美,而部中無項可籌,專待處分,上意亦洞鑒部款。但責令內務府設法,前已奏請王大臣按令輸捐……醇邸自言……不能不捐,不能少捐……擬捐王俸十年,合二萬兩之數。近來日動千工,內務府所捐十余萬兩,只能清理舊址,圈轉圍墻之用。聞承辦之員,已急不可當矣!边@個奏折反映了當時重修圓明園面臨的財力困難。

  于是,在京的滿族王公大臣官員紛紛捐獻修園經費:二月二十五日,惠郡王、醇親王、輔國將軍等相繼捐輸;三月二十日,恭親王奕訢捐銀五千兩。漢族官員也紛紛解囊:翰林院侍讀學士李文田捐五百兩,戶部左侍郎宋晉捐一千兩,翰林院編修潘祖蔭捐兩千兩……

  同治帝信心很足,在廣泛開展募捐的同時,還多次到圓明園重建工地視察。據清文史學家、山西道監察御史李慈銘《越縵堂國事日記》記載:三月十二日夜幸圓明園安佑宮等處看視工程,盤桓整日,周視各地,不以為倦反覺其樂;四月初九,幸安佑宮閱視工程并于雙鶴齋進晚膳;五月十一日,復臨幸安佑宮等處看視工程。由此可見同治帝對此項工程的重視程度,多次親臨現場指導。

  內憂外患,眾臣反對

  重修圓明園需要耗費巨資,這對于內憂外患、滿目瘡痍的清廷來說,不堪重負。所以,同治皇帝提出重修圓明園后,贊同的人并不多,朝野上下反對之聲鵲起。同治十二年(1873年),同治皇帝的老師、后任協辦大學士的李鴻藻率先諫阻,他認為“粵捻初平,回焰方熾”,應培養元氣,不宜“以有用之財,置無用之地”,其后又多次進諫。到了當年十月初,陜西道御史沈淮上疏進諫,認為國家帑藏支絀,水旱頻仍,軍務亦未盡蕆,力請暫緩修園?赏蔚鄄坏茨懿杉{這些意見,反而對這些人進行了批評。

  但是這二位的進諫對同治帝已有所啟迪,他再次頒上諭,強調修園是出于孝道,同時申明此次“令總管內務府大臣設法捐修”,且“因物力艱難,一切從儉”,僅將供奉圣容之所安佑宮暨兩宮皇太后駐蹕之殿,并皇帝辦事居住之處,略加修葺,其余概不興修,以昭節省。同治帝要求“將此明白通諭中外知之”,他的意思是告訴大家不許再提此事。但是,十月初七,福建道御史游百川仍然再次上奏折勸諫,強調修園計劃“興作非時,恐累圣德”。這下惹怒了同治帝,他親擬諭旨予以批駁,并將其革職。

  次年五月十二日,天上出現彗星,大家都認為不祥。五月二十一日李鴻藻再次上疏勸諫同治帝“法祖宗定制,辨色視朝,虛心聽言,實事求是……勤求治法,屏無益之游觀,軫念時艱,省無名之興作”,言辭懇切。同日,四川總督吳棠上折,說巨木盡已被太平軍毀伐、水路運輸極度困難,奏請延期辦理。至此,可供重修調用的經費、原料全部告急,再加上彗星出現,引發了新一輪的諫阻。六月初一,兩江總督李宗羲率先上《星變陳言疏》,借五月十二日天象,委婉表達了對重修圓明園的反對。六月七日,翰林院侍讀學士李文田上《奏為上天垂象可畏,請敕下明詔停園工事》,這是京中第一個果斷表態反對重修圓明園的大臣,他說:“今天象已見,人事將興,彼內務府諸人豈知顧天下大局?借皇上之威,肆行朘削,以固其寵,而益其富,其自為計則得矣……又言,皇上亦知圓明園之所以興乎?其時,高宗西北拓地數萬里,俄羅斯英吉利日本諸國皆遠震天威,屈服隱匿,又物力豐盛,府庫山積,所有園工悉取至內帑而民不知,故天下皆樂園之成。今俄羅斯諸夷出沒何地乎?國帑所積何在乎?百姓皆樂赴園工乎?圣明在上,此不待思而決者矣!崩钗奶镞@封奏折心平氣和,情真意切,同治帝閱后沉默良久,未置一語。

  與此同時,恭親王奕訢坐不住了,聯合其他親王、軍機大臣等十位重臣聯名給皇帝上疏進諫,可是奏折送上去后就沒了音信,無奈眾大臣再三奏請要進宮面見皇帝。七月十八日,同治帝同意召見奕訢等人。據李慈銘《越縵堂國事日記》載,奕訢等陳述了重修圓明園的弊端后還提出了建議,不想同治帝聽了很是反感。奕訢等還逐條解釋,同治帝徹怒,說:“此位讓爾如何!”大臣們聽后都為之驚愕,一起跪下,伏地痛哭,大學士文祥痛哭幾近昏厥,最后被人扶出。醇親王奕譞則繼續泣諫,痛陳必須停止修園之理由。

  如此境況下,過了一個多月,同治帝不得不召見軍機大臣、御前大臣等,再議是否修園之事,但你來我往反復辯論,最后也沒個結果。

  騙子丑聞終結重修計劃

  就在同治帝和王公大臣僵持不下的時候,出現了一個騙子丑聞,成為壓倒圓明園重修的最后一根稻草。

  這個人叫李光昭,原為販賣木材、茶葉的小商販,同治元年,由監生在安徽報捐知府銜。李慈銘《越縵堂國事日記》對此案的記載比較詳細:這個李光昭做生意有一套,同治十一年,他來京販賣木材時結識了內務府大臣誠明、堂郎中貴寶、筆帖式成麟等。聽他們說同治帝要重修圓明園,而且正在收集木料的消息后,商業頭腦發達的李光昭覺著這是一個賺大錢的機會,便謊稱自己在多個省份購有楠、柏、杉、松木等價值十萬兩銀子的木料,愿運往通州,報效朝廷。得到皇帝的批準后,他便以“奉旨采辦”名義,私刻了“奉旨采運圓明園木植李銜”的大印,前往四川等地招搖撞騙。

  但是重修圓明園所需木料要求高,李光昭到各地采辦進展并不順利,眼見限定的日期臨近,沒辦法他來到香港同一位法國商人簽訂了購買三船價值五萬多元洋木的合同,先付了定洋,說好貨到天津即付全款;氐奖本┖罄罟庹严騼葎崭e報自己購買了價值三十萬元的洋木。法國商人很快將貨船開到天津港,消息傳到北京,正被木料短缺所困擾的同治帝聞訊十分高興,急令直隸總督、北洋大臣李鴻章免稅放行,速運京師。

  這時的李光昭根本無力付款,便稱木材尺寸與原議不合,拒絕提貨付款。法商大怒,找到法國駐天津領事出面,照會天津海關和天津道,要求清政府扣留李光昭,令其付款并賠償損失。李鴻章急奏同治帝。李光昭不僅多報了二十多萬元的貨價,而且竟私自以“圓明園李監督代大清皇帝”的身份與外商立約,差點引發一場嚴重的外交糾紛。同治十三年(1874年)七月,同治帝諭令將李光昭革職,交李鴻章嚴行究辦。李光昭被判斬監候,秋后處決。

  李光昭詐騙消息傳開,輿情大嘩,更成了反對派進諫停止重修圓明園的理由,包括李鴻章在內的一大批重臣一起勸說,同治十三年(1874年)九月,同治帝終于將重修圓明園的計劃叫停,工程啟動不到九個月就此終結。

  如今萬園之園的華美已不復存在,圓明園遺址已成為全國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提醒我們:勿忘國恥,振興中華。

編輯:甘曉玲